这里大门紧闭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16 17:55    次浏览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聚齐互动(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成立于2011年8月,法人代表是郭瑞海。几经周折,商报记者昨日与郭瑞海取得了联系,但郭瑞海表示:“我不了解情况,我已经不在公司了,你去找总部。”

第四是缺失行业监督。庞敏丽说,目前只有少数团购网站获得了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和公司营业执照资格。由于尚未建立行业标准与监管体制,不仅容易滋生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也为经营者竞争能力欠缺埋下了隐患。

8月1日下午,国药阳光健康科技集团电商事业部总监王纯微博爆料称:由原58同城coo耿云风创办的聚齐网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8月2日,聚齐网官方微博称“聚齐网没有倒下”,“只是部分商户情绪激动造成混乱场面”,并承诺“老板不会逃避责任”。

昨日下午,商报记者来到聚齐网重庆分公司所在地,楼层指示牌上标注着1205为“聚齐互动(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当商报记者来到1205时,在这里办公的却是一家名叫信和汇金的公司。“我们是8月初搬进来的。”信和汇金公司前台工人员告诉商报记者。

“今年以来,聚齐网一直没有支付我们的团购费,有7000元。”陈斌告诉商报记者,直到7月份,他发现完全联系不上聚齐网的人,才想到要去聚齐网公司看看。

“团购行业正在迎来第二轮洗牌。”庞敏丽表示,2012年经历过第一轮洗牌后,很多运作不规范的中小型团购网被淘汰,导致风投对待团购网项目更谨慎。如今,在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很难从风投手中拿到钱的团购网站资金链越来越紧,所以今年开始有很多缺乏特色的大型团购网站轰然倒下。

有商户称,重庆分公司从3月份开始拖欠商家货款,当时涉及金额已达几百万元,到7月底分公司人去楼空货款也没结,总金额近1000万元。不过,截至商报记者发稿时,这一消息并未得到聚齐网方面证实。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调查,从2010年团购网站在中国兴起到2013年6月底,全国团购网站累计诞生6218家。但如今,其中4670家已经关闭,淘汰率高达75%。

庞敏丽认为,在团购网站数量急剧下滑的同时,团购成交额却在飞速增长,这说明未来团购行业的前景仍然光明。但不容忽视的是,随着移动团购的发展,团购行业洗牌将日益白热化。

“东西全被商户搬走了,大概搬了两天多。”创富大厦的保安说,第一天聚齐网还留了十几个员工,之后就再没见到员工了。据了解,聚齐网在这里的租期还没到,水电费也还没结清。“这些事务已经全部移交派出所处理。”创富大厦物业人员告诉商报记者。

推开已被破坏掉门禁系统的大门,商报记者发现,大约200多平米的办公区域一片狼藉,除了少量胡乱堆放的破烂桌椅、隔板、沙发,再无他物。天花板上的线路已被扯断,吊顶悬在半空。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联合领团网发布的《2013年(上)中国网络团购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团购市场(含团购平台)成交规模达到238.98亿元,同比增长63%。

昨日,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助理分析师庞敏丽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2年上半年,全国团购网站处于运营状态的有3210家,而目前仅剩下1548家。今年上半年,团购网站新诞生了41家,但关闭了1168家,平均每天关闭6家。

昨日,商报记者试图联系聚齐网北京总部,但其网站已无法打开,客服电话变成空号。按照商户提供的号码,商报记者拨通了聚齐网北京总部负责财务的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只对商报记者说了一句“你打错了”,就挂断了电话。

公开资料显示,聚齐网2010年6月7日上线,是一家以餐饮为主的团购网站,曾在2012年跻身全国团购行业前十。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至今,全国团购行业共发生45起投资事件,获投总金额约为8.09亿美元。但2013年初至今仅有2笔投资,金额为8992万美元。

庞敏丽等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在行业洗牌的背后,是团购行业面临的一系列瓶颈。

昨日下午3点,商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海淀区丹棱路创富大厦4层的聚齐网总部时,这里大门紧闭,已经空无一人。门上贴了一张字条:“聚齐互动公司现已不在此处办公,该公司物品现已搬空。”

“未来,团购巨头们的市场份额仍将扩大,中小型团购网站的市场将进一步被挤压,面临极大的生存考验。”庞敏丽说,就目前全国团购市场份额来说,排名前十的独立团购网站占了48%,团购平台(聚划算、京东团购、58团购)占38%,剩下的14%则属于1000多家中小团购网站。

其次是同质化现象严重。各团购网站提供的团购产品或服务大同小异,诱发了行业间的降价竞争、无序竞争、恶性竞争。

聚齐网拖欠商家团购费一事,已经引起了我市工商部门的关注。昨日,一直跟踪此事的重庆市工商局南岸分局相关负责人向商报记者透露:“我们已经通过市工商局,向北京市工商局和国家工商总局发了协助调查函,目前还没收到回复。”(商报记者 孙黎明 高亮)

据团800重庆团购导航提示,目前所收录的重庆团购网站中,访问异常或长期没有更新的超过200家。这意味着,很多团购网已经名存实亡。

“聚齐网7月下旬就搬走了,这一个月有很多批商户来这里找过,都没啥结果。”写字楼的保安说。

商户心态的转变也将使团购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目前和我们合作的团购网站有六七家,以后我们只倾向和大团购网站合作,不会再和新团购网合作了。”名琦美发负责人龙涛说。而商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和他持同样想法的商户不在少数。(商报驻京记者 曾楠 北京报道)

首先是团购行业准入门槛低。创建一个团购网站的成本可以控制在1万元以内,而低廉的技术成本、极易复制的团购模式,令团购行业乱象丛生。

陈斌给商报记者提供了一份被拖欠团购费商家名单,共有40多家,涉及团购费约50万元。“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很多商户我们还没联系上。保守估计,涉及的商家有上百家。”陈斌说。

名琦美发也是聚齐网合作商户之一。名琦美发负责人龙涛告诉商报记者,他们被拖欠了1.6万元,他和陈斌等人在想法联系聚齐网重庆分公司和北京总部,但一直没有找到人。陈斌说,如果再找不到人,他们就打算联合起诉了。

7月下旬的一天,陈斌赶到位于南坪万达广场1号写字楼12-5的聚齐网重庆分公司,眼前却是空无一人、满地狼藉的办公室。

第三是团购网站运营模式还不够成熟。互联网团购分析师陈商亿认为,由于中小团购网站缺少优质客户资源、消费者依赖程度低、品牌优势不足,风投资金首先会向规模较大的团购网站流动,团购行业间的分化无形中被拉大。

根据办公室地上散落的名片,商报记者联系上了一名聚齐网员工。对方表示,她在岗时间不久,不太了解公司的情况,但公司至今还拖欠着部分员工的工资。“之前公司并没有发布解散或停止业务的通知。商户来搬东西之后,部门经理就告诉我们不用再上班了。”该员工说,这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公司的消息,“我们手上的客户欠款,公司也没说要怎么处理”。